城东兴达致力于打造机械加工服务最好的平台,帮助有机械加工需求的客户提供最周到的服务!王经理:18632626346   孙经理:13521145216

当前所在位置:北京机床加工 > 新闻资讯 >

俏师母继续和徐珥秀周旋道

摘自:未知   时间:2020-07-16 16:00    浏览:    
  “辉哥,这些事情你可以去找警察啊?”俏师母继续和宋辉周旋道。
  宋辉冷笑道:“找警察有用的话,我今天还会站在这里吗?”
  听到宋辉的话,俏师母心里疑惑起来。
  看这个样子,莫非宋辉的敌人还是一群很有地位的人。
  “辉哥,你只有活着才能把属于你的东西拿回来!”俏师母劝道。
  宋辉摇了摇头,怅然道:“拿不回来了,不可能拿回来了。”
  “你一个高中生懂什么?赶紧回家去吧,这里不是你该待的地方。”宋辉有些不耐烦道。
  “你别看我只是个高中生,我懂得事情可多了,绝对比你懂得多。”俏师母见到宋辉这种样子笑道。
  宋辉现在的精神已经不再集中在跳楼上了,只要宋辉的注意力再松懈一下,凭借内裤的速度加成,俏师母有把握在宋辉还没跳下去的时候就把他拉回来。
  “你懂什么,说来听听。”宋辉似乎有些好奇起来。
  俏师母笑了笑,道:“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,我知道你是没有办法才选择跳楼的。”
  “你说的很对,如果不是走投无路,我怎么会站在这里。”宋辉感叹道。
  俏师母这时正色道:“辉哥,你是不是觉得跳楼了你就彻底解脱了?”
  宋辉自嘲地笑了笑道:“当然。”
  “那你觉得怎么样你才会快乐呢?”俏师母诱导着宋辉的思绪。
  “怎么样才会快乐?”宋辉的脸上露出思索之色。
  见到宋辉的精神松懈,俏师母神色一凛。
  “好机会!”
  俏师母正要冲上去,这时楼下忽然传来几声大喊。
  “我说楼上那个,你要跳就赶紧跳啊,我还等着看电影呢!”
  “可不是嘛,这么墨迹还是不是男人,要跳就跳!”
  响亮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顶楼。
  宋辉脸色忽然一变,他哈哈大笑起来,俏师母顿时不敢乱动。
  “你听到了吗?根本没人在意我,他们巴不得我往下跳!我的痛苦在他们眼里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事!”宋辉脸上露出失落之色。
俏师母心里顿时一阵草泥马跑过。
  原本他跟宋辉交谈,分散宋辉的注意力,都快成功了,结果楼下这群人又将宋辉重新激了起来。